风声里。

Cold enough.

少林x武当了解一下???


两个常年禁欲又严谨温和的人动情,就像炉上慢火煮酒,衣里密密针脚。相携步入江湖习惯彼此配合,无声的默契,情愫渗透察觉之时已不可分割,难舍难分。
破戒是干柴烈火却掩不住爱惜之情,力道坚实稳定。隐忍喘息和压抑话语。



……反正我一个远攻武当看着大师非常有安全感,醉鞭名马,大师有吗,来找我打本结义,命都给你。

我怎么感觉武当内部想嫖蔡师兄想疯了。…………
我也想嫖。

《恋与天台现场群众》



李无渡:

“下来,我的功德,随你洒。”

周青玄:

“不哭不哭啊——喂你吃糖——”

白城:

“别动,需要借你法力吗。”

许怜:

“我做饭给你吃。”(怕是死得更快

【林秦】男A和他的伴侣(双A或A/O皆可)

ABO设定//男A林涛//超短篇//胡乱写//假车或无车

——————————————————

男A情动的气息如出笼凶兽,利爪踏地带着碾压一切的强大与自信。

他倾身贴近自己的伴侣,征服欲扑面,挟卷苍山顶上被朔风吻过的冷冽冰粒,与子弹窜膛而出一抹乍现的火药味。双臂牢困对方于怀,结出薄茧的手掌摩挲那对漂亮的蝴蝶骨。动作亲密熟练,像是猎手一击必中之后以磁性嗓音谈笑,将枪械利落收进皮革托套。

却因旋即收臂时触及表面纹理的指腹不经意多停了半秒,泄露几丝温柔留恋。

他的伴侣表面闻起来可没这么多故事,就像远望海洋,仅仅是一个会动的场景。

天际阴云抹去光亮,暴风雨来临之际,寂蓝色液体作出反抗的姿态。看起来尽管是惊涛骇浪层起,内里却是以沉默姿态将万事万物纳入胸膛,由汩汩暗潮带往黑暗深处的漩涡。

或许穿过去是另一番美妙,是雪原上飘渺极光氤氲升起在静谧夜幕,缱绻纱幔将浩瀚星云收拢。但万种变化后他依旧是他,湛蓝之内坚定且包容。

海与陆相接。

碰撞挤压中棱角伤人,血液本该和他的伴侣自身一样,无色无味,但在男A看来就不是这回事了。紧拥下齿尖刺入肌肤温暖液体涌动于唇间,耳畔按捺不住的轻软喘息溢出。

像是一袋琼浆被撕开小口。

他尝到了甜,阳光的热度,流质的旖旎艳色,和那些他向往的盛景。

但是无法解渴。

凶兽垂首诚恳询问他的伴侣,迫切欲借炽热交融打断海洋漫无边际的复杂翻涌。四目相对,最终以一吻封缄。

“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门飞甲】【风里刀x雨化田,实则无差】重逢


自龙门一役,众人作别四散。风里刀携常小文入京假充西厂掌印,日里白粉敷面重袍加身忙得团团转,着实气闷,好不容易捱到更年守岁。

上头照例允假,难得闲暇。遣散众位档头各自回家,风里刀罩了面笼,思来想去却未换什么黑衣以图掩人耳目,而是一身素淡儒生打扮,缓步进了游会人潮。袍角翻飞映月色如水,灯火煌煌。身踏天街夜,足压千堆雪。来往绮罗,正是人间佳节。

金银火花升空随风送来些欢声笑语,不多时,风里刀手中便多拎了一坛梅酿,执几枚铜板站在摊子前看面具。忆起之前雨化田曾万分嫌弃他,左一个臭不可闻右一个獐头鼠目。臭,怕是改不了,怎么浴泡也洗不掉他骨子里的泥土味,更比不过雨化田发肤间自带的冽香。但这张不合心意的脸,总能遮去罢。

算是让要求忒多的真厂公在阴曹地府过个好年,哪怕,哪怕他看起来也懒得过这俗人节日。

风里刀忖度几许,将目光自那些稀奇有趣的面具上移开,买下一点红白面。干干净净,虽然沾了尘世的烟火气,但那人总应该不会责备自己了。眼神落向那翩然眼尾,赤色飞扬入鬓,倒是像极了雨化田凤眼潋滟。风里刀几乎要苦笑,直叹自己为难自己,要在这样一个团圆夜思一个不归人。回神叹息还未出口,转头旁边就冷不丁站了位华衣公子,风里刀怔住了。那人是常服下掩不住的风光殊绝,眉山眸水,目光泠然只一瞬相对便像是瞥尽了万里惊鸿。

熟悉如故。

玉手纤指骨节修长,那人勾一青面獠牙鬼面开了口。声音是风里刀的魂牵梦萦,却比那时多了些沙哑与笑意。

“臭东西,怎得现在不好这耀武扬威的玩意儿了。”

透过急促气息与胸膛乱撞,两人间氤氲雾气,风里刀只觉霎时百花齐放鸟唱蝉鸣,心中经年冰雪消融只剩下那阳春三月。口中反驳,却被支吾语调拖成直白露骨,免不了的面红耳赤。

“就你最香…”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